美國華裔大學校長趣談培養亞太裔領導經驗

圖說:北密西根Leslie Wong做了「突破竹天花板」(Break the Bamboo Ceiling)的精彩演講

如何融入美國主流社會並在美國社會出人頭地一直是亞太裔社區的共同話題。近年來,出任政府和公司高級職務的亞太裔人士較以往見多,不過仍屬於鳳毛鱗角。亞裔人士融入主流社會的現狀仍不容樂觀。一直以來,亞裔社區對這種不如人意的狀況長期停留在一種表面認識上,雖然時常有人發出感嘆,或見諸報端討論,但不過是一鱗一爪,未成亞太社區共識,未能訴諸實際行動。有些人心懷惆悵而另闢蹊徑,回國求發展;有些人心灰意冷,將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2009年10月24日,100多位來自密西根州亞太社區的領導們齊聚在底特律西郊的諾瓦(Novi)市的社區活動中心,參加2009年密西根州亞太裔領導峰會。峰會的主要報告人之一是北密西根大學校長Leslie Wong。他的演講的題目是「 突破竹天花板」(Break the Bamboo Ceiling),即如何打破亞太裔領導才幹欠缺的現狀,使更多的亞太裔才俊能脫穎而出,擔任公司總裁、大學校長或政府高級職務,躋身和融入主流社會。Wong校長近日不辭辛苦到全美各亞太社區演講並應邀來大底特律地區演講已說明亞太裔社區作為一個整體已開始重視這一問題。

Wong校長的精彩演講不時引來陣陣掌聲,至少在與會人員中引起了共鳴。Wong校長本人就是一位「 突破竹天花板」的帶頭人。他在演講中說,美國4200多所大學中只有35位校長是亞太裔,而其中只有4位是能授予碩士以上學位的大學校長,他本人就是四人之一。令人 焦慮的是這些大學校長多數已屆退休年齡,四顧亞太社區後繼乏人,因而他戲稱他自己是一種正在消失的物種(vanishing species)。他的個人成功經驗和現身說法對有志於擔當高級社會職務的亞太裔人士肯定會是一種莫大鼓舞,對希望自己子女在這方面能有所發展的亞太裔父母會大有幫助。帶著這樣一個想法,記者在會後對Wong校長進行了一次專訪,請他分享他是如何增加領導才幹、如何突破「竹天花板」的經驗。雖然採訪受時間限制,但Wong校長的談話中充滿了一個教育家的睿智和真知爍見。

雙元文化家庭,個人興趣廣泛

Wong校長在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縣長大,小時候的家就在奧克蘭唐人街附近。他爸爸是從中國廣東來的移民,母親是墨西哥裔。他太太是他的華裔高中情人。他們育有三個兒子,均已成年。三個兒子都拿到碩士學位,並都擔任領導角色。最小的兒子27歲,是美軍上尉,目前他已是第二輪在伊拉克執行任務。Wong校長自豪地說:這是最好的領導才幹訓練。

Wong校長1972年在華盛頓州共扎加(Gonzaga)大學獲得心理學學位,1974年於東華盛頓大學獲得實驗心理學碩士學位,1986年於華盛頓州立大學獲得教育心理學博士學位。他的領導之路開始於1975年。在1975-1981年間,他擔任華盛頓州皮爾斯學院女子網球隊教練,同時任心理學講師。1988年在華盛頓州常青州立大學任講師,並於1990-1996年任教務主任;1996年起任南科羅拉多大學教務副校長,並於1997年1月1日至6月30日任代理校長。1999年-2004年任北達科他州谷城(Valley City)州立大學教務副校長。2004年7月1至今,任北密西根大學校長。Wong校長的業餘愛好廣泛,包括跑步、釣魚、背包行走、劃獨木舟、打棒球、閱讀有關種族和內戰文學、和收集古董測量儀器等。

愛好體育活動,喜歡做不同的事

Wong校長精力充沛,他連夜乘飛機從加州趕來參加會議,卻未顯一絲倦意。這得益於他經常參加體育活動。他興緻勃勃地說:「對我的事業大有裨益的是我在青年時代愛打棒球。我愛好體育活動,我參加了很多體育活動。」他接著說:「我對擁有更多和更廣的經驗比對有傲人的學習成績更有興趣,我喜歡做不同的事情。我學會了如何駕駛摩托車、賽車、徒手攀登山峰,甚至於冰山雪峰。」

「有趣的是,我發現在美國大學裡當校長的亞裔校長在高中和大學時代大都是很活躍的體育運動員。」

敢於冒險,不要認輸

體育和戶外活動,如攀登山峰,常伴有一些危險。Wong校長說:「我喜歡做一些冒險的事,我認為敢於冒險是一個領導者應該具有的特徵。你要學會如何面對風險。有些擔心害怕是正常的,你不會因此而丟失什麼。但你不要認輸,而要努力獲勝。」

「如果您要問別人,至少我的輔導員會問什麼是你最大的恐懼,我會說是失敗。我的最大的恐懼是失敗,而且我認為它反而是我更具競爭力的動力源泉。」

父母影響、支援和理解不可少

Wong校長對他父母給予的正確引導和支援心存感激。他深有感觸地說:「我的母親非常外向,非常活潑。她不是那種會被人推來擠去或是那種害羞的人。她給了我們很多精神上的支援。」

「我的父親是一個典型的中國人,他言語不多但非常聰明。 他自己是一位公司主管。他從公司的清潔工一直做到公司的總裁。他在實幹中學會了領導技巧。我的父親就是那種溫和而恭敬的人。」

「我認為多元文化有其好的一面。今天的美國是一個更多元化的社會,存在著很多機會。」

「另一個方面,我想做的事,我的父母都非常支援。他們從不說『不,你不要做』。他們也不對我施加壓力讓我成為一名全A的超級學生。我爸爸喜歡說的一句話就是『您得把比賽賽完,但你不一定非得贏得比賽』。我一直將我爸爸的這句話牢記在心」。

公平並尊重他人的工作

Wong校長的父母不僅支援他做他喜歡的事,而且也教他如何做人。他說:「我的父母經常教我如何做人的道理。他們告訴我,做人要公平,要尊重他人的工作。我認為一個好領導對他人的工作一定要心存感激和尊重,無論他是一位木工,或是維修工,或是其他人,只要他工作努力,你就應該尊重他。最起碼,我認為這一點對一個領導者來說是很重要的。」

謙遜、友好和主動

在談到文化對人的行為的影響時,Wong校長若有所思地說:「我認為中華文化教我們做人要謙虛、溫和和有效,不要大聲說話,嘩眾取寵。但我認為作為一個領導,有時你得能引人注意,有時你得毛遂自薦。當要選擇一個人來領導一個龐大組織或機構時,人們不看他是否溫和、是否害羞或是否比別人更謙遜。人們不看這些。人們要看其它方面是否有強項。就我自己來說,我覺得,我對人友好、主動,同時又很謙遜,兩方面結合得很好。我認為亞洲文化更強調溫和和謙遜的部分。」

平易近人,廣添人緣,並學習人際關係技巧

現代社會重視人際關係網(network)的建立。如何建立建立一個對自己的事業有所幫助的關係網,Wong校長有他自己的一套已被證明行之有效的方法。他說:「一個有趣的現象是人們喜歡和他們自己類似的人打成一片,所謂人以類聚。換句話說,您要是與其他人志趣相差很大,那麼這些人不大可能會跟隨您。就我個人的情況來說,我曾是一個運動員,和多數人有共同語言。我喜歡釣魚,我喜歡打獵,我喜歡做室外活動。我認為這些活動會使你平易近人,廣添人緣。如果我是一位物理學家,而我的研究課題又是宇宙的起源,那麼我和一般人的共同語言可能就不會多,因而溝通的機會就會少很多。所以我有時認為,亞太裔應增加和他人接觸和溝通的機會。參加體育活動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你在享受體育活動的樂趣時,也會使你接觸到更多的人。如果你能善加利用,將會大有裨益。」

「作為一個領導人,您會與各種各樣的人談話或交流,所以你既要學習書本上的知識,也要學習社會知識,增長社會經驗,特別是學習處理人際關係的技巧。我的手下有1100多人。我得和他們打交道。所以你得有那種靈活性。」

多參加社區活動

教育一直是亞太裔家庭的中心價值,但亞太裔家庭往往更偏重課堂成績。他指出:「在一般亞太裔家庭中,往往成績好壞決定了你的一切。當然那也沒什麼。不過,最好要找到一個平衡點。你的成績當然要好,你的課外活動也得要好,你也是一位很好的童子軍。參加一些社區活動也是很重要的。」

寄語亞太社區

展望未來,Wong校長說:「我認為,亞太裔作為一個整體不善於識別那些有領導才幹的年輕人並對他們加以長期,對他們的領導才幹缺乏重視。亞太社區應研究通過學校培養學生領導技巧的途徑,幫助有志青年成長為將來的公司總裁或大學校長或總統。如果不從現在著手去引導年輕人朝這方面努力的話,我們將會失去更多的本來會在主流社會展露頭角的年輕才俊。」